相关文章

2午夜狂奔 9h,广州番禺搬家...

来源网址:

第十章 回家睡觉

鹰爪的婚礼是世界上最短暂,最简单,最朴实,最让人不可思议,也是最恐怖的婚礼.

本书的读者是以中学生为对象的,所以对鹰爪与死去女友举行婚礼的细节就不便加以描述了,那毕竟是一具尸体.作者不愿吓着读者.如你有兴趣关注他们婚礼的细节,那就发挥你的想象力,幻象出一个有趣的婚礼场面,说不定你也可以由此衍生出一部恐怖小说.

已是后半夜了.鹰爪的婚礼举行完,也打电话让殡仪馆的车把新婚"妻子"接走了.众人要告辞了.

"保重自己!"女警医像个大姐姐一样关切地对鹰爪道.

"我会的." 鹰爪道.

说着,一行人到了楼下.

"大哥哥,我会来看你的."采文看着有些憔悴的鹰爪道.

"不必了,我很快就搬走的."

"那我们到哪找你呀?"小丐们几乎同声问道.

"我也不知道mm" 鹰爪苦笑了一下.

"那只有你自己关心自己了."采文有点遗憾地道.

"我会的,谢谢你们." 鹰爪在向大家招手.

经过一夜的同生共死,大家的感情已磨合的互相难以割舍,明知分别是必然,然而还是表现出了生离死别的情状.

小丐们的依恋对象是采文,他们处处表现出誓死保卫小姐的情状,他们对与采文的分别产生了强烈的失落感.而且他们是无家可归的一族,所以此时的他们几乎是无意识地围在了采文身边.

大家来到采文车边,鹰爪站在楼房一侧的绿化带边与大家招手,小丐们也上了采文的车.采文已坐在驾驶座上,女警医还伫在车门一侧似在思考什么.八个摩托少年已跨上车开启了发动机.

正在大家用招手表达各自的感情时,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.

大家顺着枪声寻去,鹰爪高举的右手臂落在了左胳膊上,紧紧捂住了左上臂.

大家都愣住了.

女警医下意识的刹那拔出了手枪,鹰隼一样的眼向枪声发生处寻觅.可能是觉得白大褂暗夜中太显眼,于是一只手举着手枪,一只手快速地把白大褂甩在了车上.一身警服露了出来.

"女警花mm"小丐们惊呀地嚷了声.

"趴下,谁也不许动!"女警医呵斥道.

采文明白,女警医是怕她们不老实成为子弹的杷子.所以她也是伏在后靠背上不动了,只是睁大不解的双眼四处寻觅,小丐们也一个个双手抱着头趴在了车内.

女警医似感到绿化带那边有一块浓密处,那浓密处就似一个弯着身的人的轮廓.所以她警觉地慢慢向绿化带移动.就在她要靠近这侧的绿化带时,那个影子轮廓回身就往外跑.

"果然是你mm"女警医心中道.她已意识到枪声就是从那发出的.

说时迟那时快,女警医的枪声响了,一棵子弹向着那跑动的人影飞去,可能是绿化带的枝条把